國企改革_鹽城市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企改革GQGG

國企改革

推進國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來源:經濟日報日期:2016-05-05

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等重點領域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示範,有利于企業轉變機制、去除弊病,降低社會公共成本。目前,從中央到地方的國有企業母公司絕大多數仍保持國有獨資。盡管底下實現了“層層混合”,但由于母公司沒有實現市場化,使得衆多各層級子企業也難以實現真正的市場化。推動集團公司整體上市,或引入合格戰略投資者,就是要破解國有大企業集團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最後一公裡”問題。

國務院日前批轉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2016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意見》以增強市場微觀主體活力為目标,對國有企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出了深入部署。

一是應轉機制、增活力,積極推進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增強國有企業活力,放大國有資本功能的根本手段。目前,全國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比例已經比較高,按資本測算整體超過了40%,個别競争類國企甚至達到了80%以上。但有兩個問題比較突出:一是混合所有制企業的治理機制和監管體制尚需進一步完善,以滿足市場化的要求;二是一些基礎性和壟斷性行業,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比例還非常低,非公資本很難進入。針對這兩個突出問題,《意見》推出了多項改革舉措。

選擇一批國有企業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示範。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等重點領域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國有資本相對集中,國企大多以獨資或絕對控股的形式存在,存在着經營機制僵化、勞動生産率低下、競争力弱等弊病。在這些領域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示範,有利于企業轉變機制、去除弊病,降低社會公共成本。

推動集團公司整體上市,支持具備條件的上市企業引入合格戰略投資者。目前,從中央到地方的國有企業母公司絕大多數仍保持國有獨資。盡管底下實現了“層層混合”,但由于母公司沒有實現市場化,使得衆多各層級子企業也難以實現真正的市場化。推動集團公司整體上市,或引入合格戰略投資者,就是要破解國有大企業集團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最後一公裡”問題。

二是要抓緊去産能、化僵屍,加快實施國有企業結構調整。

在上一輪經濟增長中,國有經濟布局表現出兩個特征:一是國有資本增量投資大量投向基礎性領域和重化工行業;二是存量國有資本仍存在于大量不重要的行業和領域,而且經濟效益持續惡化。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态後,國有企業這種結構特征面臨着嚴峻考驗。一方面,大量布局于基礎性、資源性及重化工行業的國有企業面臨着行業産能的嚴重過剩,利潤大幅下滑,虧損面持續上升,經營遇到了嚴重危機;另一方面,大量低效率、低産出的國有“僵屍企業”存在于各個行業。對此,《意見》明确指出,要制定推動中央企業結構調整與重組指導意見,加快剝離國有企業辦社會職能和解決曆史遺留問題;制定并實施推動産業重組、處置“僵屍企業”的方案,優化存量、引導增量、主動減量;健全國有資本合理流動機制,完善企業退出機制。

三是要破壟斷、促開放,提升行業市場化程度。

改革開放以來,市場競争使得國有企業在一些行業的滲透率大幅下降,比如鋼鐵行業國企收入占行業規模以上企業收入的比重目前已不到三分之一。但在石油天然氣開采、煙草制品、電信、民航、鐵路等行業,國有企業還都保持着極高的滲透率和控制力。行業壟斷保護了國有企業,同時也使國有企業失去了競争力。隻有破除壟斷、促進開放,提升行業市場化程度,才能迫使國有企業優化供給、提質增效,而這需多策并舉。

為此,《意見》提出了多項改革舉措。一是在重點領域實施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鼓勵發展非公有資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業;二是加快推進重點行業改革。在2015年出台電力體制改革的基礎上,今年将繼續推出多項行業改革舉措,包括深化電力體制改革、出台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幹意見及配套政策、出台鹽業體制改革方案等;三是放寬非公經濟市場準入,消除各種隐性壁壘;四是深入推進價格改革,包括電價市場化改革、成品油價格市場化形成機制、天然氣門站價格和管道運輸價格等。

國企改革

關于我們>

       鹽城市交通控股集團是2015年度市委、市政府新一輪深化改革首個重組整合的國有企業。2001年12月,為轉換企業經營機制、推進交通系統國有企業改革改制工作,市委、市政府決定成立鹽城市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